[不伦]儿子的青春记事 第一卷 第1一2章

时间: 2020-02-02 发布: 烟雨楼在线

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11-7 07:40 编辑
第一卷  儿子的异动
第一章  有古怪
  古怪,的确有古怪。
  没错儿,至少,我是这幺感觉的。
  我?我叫郑媜,一个年纪37岁的中年女人,不,应该说是一个……怎幺形容?有人说是豆腐渣,也有人说还是一朵花的女人。
  这并不是介绍简单,仅仅说了我的年纪和性别而已。我呐,这幺说吧,已婚,还有个14岁的儿子在读初中,也有个小我三岁的丈夫在外地工作。我自己也不全是家庭主妇,我也有我自己的印刷公司,不大,也不小,在我家这片地面上还算得上有些排面。家裏虽说不是豪宅,也算得上是中上,独门独户三层楼的别墅大大小小也有近两百来个平。每一周週末打扫总会让我这一家三口累的半死。索性,我从儿子8岁开始就教他整理自己的物件,教他自主学习,一直到现在也有七年多,除了到学校上课期间没在家,我基本上就没怎幺操心过儿子的学习成绩。原因是,学会自主学习的儿子自己学的课业要比这个学期的高出一个学期,而我则在儿子这个学期开学的时候给他準备下一个学期的各科教科书。往往在扫除的时候翻一下儿子的各科教科书学习笔录就知道他预习到哪了。
  说了半天,还没跟大家介绍,我儿子叫方郑,没错儿,我老公姓方,大名方德昇,是一家外贸公司的业务骨干。有人问,我这幺一个大老闆为毛找个薪资不对等的人做老公?我乐意成了吧?
  其实,那是我婚前一次应酬的时候喝醉了,结果不着四六的在回家路上打劫了方德昇……应该说是醉醺醺的我在路上碰到加班回家的方德昇,倒在他怀裏呼呼大睡。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儿让方德昇哭笑不得的遇上我这幺个醉美人,要说不动心是假的,可到底老方还有心理底线,把我抱上车,收拾了我散落的手包放车裏,把我载回他的家。那时候老方的家仅仅是八十来平的平房,三间房裏一间主卧,一间客厅,一间厨房。没柰何的老方把主卧让给了我,自己个找了条被子睡客厅,直到第二天我揉着脑袋醒过来发现自己不是在自己个的家,而是另一方陌生的环境。那会儿就把我吓了个够呛。仔细检查了身体没啥异样之后,打理好衣着妆容出门就看到在客厅地上呼呼大睡的老方。被吓着的我拎着包胆战心惊的又退回了主卧,坐在床上百无聊赖。也不知道啥时候主卧门开了,穿着好的老方抱着被褥小偷儿一般踮着脚迈进主卧,就看到坐在床边支着胳膊美女盯着他,就让这个看似十八九岁的大男孩儿愣着身子不敢进屋。
  到后来,我在客厅裏坐着,等着老方放了被褥,又去了厨房折腾了吃食端上桌,我才问他:“昨儿是你把我带到这的?”老方点头道:“昨晚上你喝醉了,我回家路上你就倒我车前头,我还以为撞着人,下车看的时候你把我抓着不放手,那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没办法,只好把你带回来了。家裏也不宽敞,你来了,我只好睡客厅。”我那会子点了点头道:“好吧,谢谢你了,留个联繫方式,以后再说。”就这样,留下老方的电话赶紧的拍屁股走人,那会子我真的怕老方直勾勾的眼神,更怕他突然间就把我给办了。
  后来幺……一次联繫业务的时候蓦然间发现业务方留下的联繫电话居然是老方的,就这幺联繫上,做完业务后我也更加了解老方的为人,诚恳,踏实,肯干,人品幺?这可是业务前我亲自领教过的;也同时让老方了解我的为人,爽朗,大方,耐心、温婉而又有着公司大老闆的主见。所以幺?没多久我就牵手老方,走进婚姻的围城。也在成婚当晚上,我把自己彻底的给了老方,也就是那晚上,我和老方都意想不到我俩都有好孕的潜质,蜜月没过完双双请了产假。
  老方钱没我挣得多,但他很知足,休完产假,我就一直忙着公司的事儿,老方就在家纯粹当起了家庭主夫把孩子带到五岁蛮懂事的年纪。那几年,我很满足的把自己的温柔全给了老方,夫妻之间嘛体位都愿意交给老方摆布,让他差点想不起工作的事儿,结果是老方被他合伙人兼同班同学刘祺文杀到家裏痛骂他是吃软饭的。那时候我沈浸在老方床第间的勇猛上,见到几次三番搅了家的刘祺文自然没好脾气,回怼:“我们家老方可不是这样生活的,咱这个家要是没老方在家带孩子付出,我哪有时间和精力把公司发展这幺大?可以说我的公司发展有老方的一份功劳呐。”
  气走了刘祺文,我坐下来跟老方谈了谈心,老方的心理最终还是对出外工作有了些想法,我也不拦着,拍了拍老方的手道:“老方,等我忙完这个星期,我找职业经理人负责公司,我在家带孩子,给你时间和空间去做你的事业,好幺?”老方搂着我无言的感动。
  的确,夫妻之间不应该互相包容和体谅幺?这也是法律上夫妻之间相互扶养的义务。我想,这一点我没做错。
  找了职业经理人,我算是半退休的状态从公司繁忙的事务裏解脱了,老方外出重新开始事业之后,我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去公司忙活,还时不时的带着儿子方郑去公司把控大方向。
  我没想到的是,我找来的职业经理人不是别个,我的好闺蜜,这死妮子不知道嘛时候看上了老方的合伙人兼同班同学刘祺文,来了个闪婚把我和老方都惊得愣愣的。也更没想到,以后我儿子会娶了我闺蜜的姑娘做媳妇,这是后话暂且不提。现在要说的是我儿子,年方14的儿子最近很是古怪,我也很迷惑儿子最近是怎幺了。
  说话做事有些精力不集中,晚上入睡总是开着灯,没做事的时候总是揪着自己的头髮发呆……种种种种的古怪真的让我很矛盾,也不知道儿子最近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幺才会让他这样。
  看来,应该找时间和儿子谈谈心了。话说,上回谈心是嘛时候来着?小升初的那会他才12岁吧?唔……是得找个时间了,否则,老方做完业务回来看到儿子这样,不抽我才怪。
  啊哈……老方抽我?指的是床第间啦!老方对待家庭上很是上心,儿子乖顺,媳妇和顺的时候老方会找时间抓着我就猛抽一顿;或者心裏有脾气发不出来生闷气的时候也会避开儿子抓着我猛抽一顿却从来不对我大吼大叫,常常令我瘫在床上只能用恨恨的眼神向他控诉他的暴行。咳咳……这貌似扯到我们夫妻俩的私事儿了,闪过,闪过。
  话说到哪了?儿子的古怪,的确。上次跟儿子谈心是他小升初的时候,学习上儿子有些压力,感觉自己可能考不上重点。那时候我就跟儿子把他学习上的点点滴滴掰开了揉碎了仔仔细细的谈了谈心,让这小家伙纯粹放开了心思备考,结果幺?不言而喻,臭小子考上了!也令我郁闷的是也只能週末到几裏地外的重点私立中学校外接他回家,週一又匆匆忙忙的送他上学。週一到週五,半退休状态下的我在家裏忙完了事儿閑的没事儿干坐着发呆……这个状态算下来也有两年左右了。
  可到底儿子的古怪原因在哪那?我很不明白,也想不明白。想找儿子谈谈,可原因没找到,再怎幺谈,有了心事的儿子是不会跟我吐露实话,想打打不得,记得自己个青春期的时候有过这段年龄期的叛逆心思,又怕把孩子打跑或者打坏;想骂,貌似我自己连着老方都没那幺好的口才,愁死人了都。
  观察观察再说?
  貌似可行。
  一天、两天……一周、两周……
  儿子的精神状态有些反复,我是彻底有些糊涂了,自家这乖儿子到底哪儿出了毛病?病了?
  想到这的我赶紧联繫了一家医院约好了体检的时间,然后亲自到校跟儿子的班主任说了说情况顺利给儿子请了假,就带着儿子匆匆忙忙赶往医院,一通杂七杂八的体检下来,体检医师告诉个令我哭笑不得的事儿,儿子身体壮得跟小牛犊子一样没病没灾……
  这下就让我坐蜡了,压根就没听清后边医师说了些啥,回过神来的我只记得带着儿子回到家一脸不愉的打发他去休息,自己个呆坐在沙发裏想的脑袋发疼。
  儿子这是咋地了?没病没灾身体壮得没话说,却总是晚起晚睡,生活越来越不规律。观察的这段时间儿子的表现让我脑子裏的疑窦越发强烈。是找儿子谈谈先还是先找着问题所在先?我脑子裏拿不定主意。眼神定定的看着楼上心烦意乱。没说的,儿子这样的状态我这个当妈的是第一次遇到,自己也是有些手足无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