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那一瞬的刺激

时间: 2020-02-02 发布: 烟雨楼在线

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妈妈输得只剩下胸罩和内裤没有脱掉,这一局也没有糊的希望,她在考虑着下一步该脱哪一件了。转眼,上家自摸,姑姑高兴得跳了起来,两个白白的奶子在空中晃着。另外两个人身上已没有可脱的了,妈妈怕习楷看到她那美丽的乳房,就先脱了内裤,露给习楷白白的屁股

三个女人分别做着别人的小蜜,那三个男人合伙买了这幢别墅供她们玩乐,一有空,男人们回来就随便拉一个两个过上一夜。他们玩的女人太多了,只因为妈妈她们四个长得格外漂亮,老闆们才不愿放弃,留下她们在这里供他们长期享乐。还有,老闆们都有家室。

妈妈又输了,无奈地脱下了胸罩,妈妈的奶子好漂亮,一晃一晃的,煞是好看。习楷看了妈妈桂花一眼,她的脸有点红。看着四个光光的女人,习楷的心已无法忍受。

整个房间都是晃来晃去无比绝伦的秀乳,习楷真羡慕那些有钱的男人,他们拥有的,是世间最好的风光。

姑姑说:“习楷,你过来,接下来谁再输了,就奖给你,可以在她们身上任何地方摸摸。”

习楷看看妈妈,妈妈没有说话。

妈妈输了,三个女人一齐起哄,要习楷摸妈妈的奶子。妈妈的奶子弹性很好,能为别人做这幺长时间的小蜜,习楷想像得到这里每一个女人的美丽。

习楷犹豫了一下,不敢轻易去碰妈妈,姑姑就光着身子走过来,抓住习楷的手按在妈妈的胸前。好美好美的感觉,这是习楷认为一生中最美秒的时刻,妈妈那最让男人消魂的丽乳,如丝般柔顺平滑。

习楷捏着妈妈那圆圆略微发胀的乳头,电流从妈妈的体内传给习楷,习楷早已心猿意马,那里也开始壮大。姑姑趁机伸手在习楷的裆里摸了一下,惊奇地叫了起来,习楷也感到她的奶子故意碰到习楷的脸上。

习楷还想在妈妈的背后尽情地玩弄妈妈的乳房。听到姑姑的叫声,女儿和大嫂便明白了,他们撤下麻将,把习楷按到麻将桌上,眼前,四双世间最美的秀乳向习楷扑来。

习楷的家很穷。妈妈30岁就出来给别人当情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最终在这里住了下来。习楷也不安心在那贫脊的土地上耗尽习楷的青春,习楷来找妈妈,妈妈让习楷先住在她这里。

姑姑首先将她的右乳塞到习楷的口中,女儿脱习楷的上衣,大嫂拉开了习楷裤子的拉链,伸手捣出习楷那阳物就往口里送。妈妈拍了一下大嫂的头:「还是处男哩,我们不能让你一人享用。」

大嫂嗲嗲地一跺脚说:「上次我带来的那个不是第一个让给你的吗?」妈妈无言,秀乳再次被捏到习楷手中。

突然感到下体一热,习楷来到一个热乎乎的洞中,大嫂开始用她的舌功,习楷的阳物猛长了好多。姑姑送上了她热烈的吻,习楷吸吮着,左右手各捏着桂花和女儿的奶头,而她们俩则将习楷的双腿尽力地给大嫂分开,垂涎万分地看着大嫂在品味习楷的阳物。

习楷知道习楷今天要破身了,20年的精华就要交给她们,习楷的身心在一个无与伦比的温柔梦境中狂奔。

姑姑春心蕩漾,手狂热地摸着习楷的肌肤,她的双乳不停地撞到习楷的脸上,习楷正好看到她那习楷从来也没有见过的地方,青春勃发的女子,稀稀的丛林里可见红红的肉芽上还滴着淡淡清亮的小水珠。

习楷感到下体又一阵狂热,似乎有两种不同的兴奋交换着不停刺激习楷的大脑,原来,妈妈已无法忍受大嫂的吞吐,她换下了大嫂,吞进了习楷的阳物,大嫂却不肯示弱,要和妈妈交换地吸吮着习楷。

姑姑骑在习楷的脸上,美丽神秘的小东东正对着习楷的嘴,这是习楷想了20年最终没有逾越和耕耘过的地方:这就是女人的阴道,一个让男人消魂、流琏往返的地方;一个让女子引以为荣给自己无限快乐的源泉;阴道,男人永远想拥有却不能全部拥有的阴道,它刺激男人奋斗的力量,它也让女人坐享其成。阴道,每个男人都爱得发狂的神秘肉缝,这时就完全呈现在习楷的面前,在习楷的嘴边。

姑姑用手扒开她的东西要套住习楷的嘴,而习楷的香舌却一下子钻入了她的小屄眼,甜甜淡淡的香味一下子迷布了习楷的全身,习楷沈醉地将她分泌的露珠一滴滴地品嚐,轻轻地咬着习楷所能触及的每一块嫩肉。

姑姑「咿呀」地叫着,全身在美秒地起伏,丽乳在空中颠颠飞舞。女儿已不满足习楷手对她双乳的刺激,逐渐将习楷的手移到她的胯下,软软的嫩肉勾习楷魂魄,习楷揉捏她的小丘,手指擦入她的体内。她嗷嗷待哺,猛烈地和姑姑吻在了一起,四只手互相玩弄着对方的乳房。

习楷阳精固守,可能是第一次接触女性的缘故,除了全身每一个细胞的兴奋跳动,就是习楷整个身心都飘蕩在性爱的极限快乐里。妈妈和大嫂加快了速度,阳物也怒火中烧,撑得两女子口中饱满酥麻。

大嫂从口中吐出阳物,缓缓送入妈妈饱满湿润的阴道,大嫂则把着桂花的屁股上下套弄着,让妈妈在极轻鬆的状态下用她的阴道吸吮习楷的阳物。桂花狂叫着渐入佳境,习楷的大腿内侧感到妈妈性腺的分泌物,在没有用完后流了下来。

大嫂帮了桂花一会儿也开始淫叫,她吻遍习楷的脚踝,用习楷左脚的大拇趾撩拨她的阴蒂,上下翻滚着。对于一个喜欢性爱的男子,习楷想,除了以上三种和女子交媾的方式,剩下的就是这招脚趾和阴道的碰撞了。

习楷心旗飘扬,四个阴道以不同的方式同时接触习楷身体最敏感的部位,习楷开始发狂,身体激烈地抖动着。习楷的脸上、手上、下体、大腿内侧……到处都是女人的淫液,脚跟下明显感到大嫂的爱液往红红的地毯上源源不断地流着。

习楷不能承受这种交媾带给习楷身心巨大的刺激,习楷开始咬姑姑的阴蒂,食指和中指都伸进了女儿的体内,拇指狠狠地揉捏女儿尖尖实起的肉丘,整个房间都弥漫着女人性爱无限快乐的「咿呀」声。

妈妈感觉习楷的阴茎在里面一动一动地跳跃,猛地气喘吁吁的跳下来抱着它狂烈地吸吮起来。男根走出妈妈阴道的一剎那,一阵凉意突袭了习楷的大脑,紧接着又被妈妈的一股热浪包裹,彷彿十几安的电流挤进习楷的体内。

习楷再也不能忍受了,大堤瞬间崩溃,多年的阳精呼啸着刺入妈妈的喉咙,桂花「喔喔」地做着手势,习楷的身体更加剧烈地颤抖,手指狠狠地拉扯着女儿的阴道,牙齿咬得姑姑一屁股坐到习楷的脸上。

大嫂首先接过妈妈口中的阴茎,还没来得及放进口中,一股阳精就喷到她那张可爱、但还不算成熟的脸上,大嫂打了个激淩,「呀呀」地叫着。

女儿也趴下来想得到一些恩赐,涎水从她的嘴角流下,经过习楷的阴囊,凉凉的快意又激发了习楷爱的中枢,多情的阳精第三次穿过习楷的阴茎喷给女儿,她接了个正着,轻拍了一下习楷的屁股「嗯嗯」着。

姑姑拨开女儿,俯身将习楷的阳物放入口中用力地吸吮,阴户在习楷的脸上来回地蹭着,美丽的花瓣碰撞着习楷的鼻子,脸上重新布满了她的爱液。

射精后的吸吮,其实比射精的那一瞬还要刺激和长久,它更能勾起男人的性慾,使射精后的快感一直延续下去。习楷感到习楷的身体快要炸了,手拼命地将她的阴户分得大大的,整个脸全贴了上去,舌头在里面一阵乱搅。

姑姑突然一阵抽搐,阴精就「哗哗哗」地流了出来。她加快了力度和吞吐频率,习楷腰一上扬,精华出来了,呛得她打了个咳,精液从她的嘴角顺着阴茎流了下来。

四个女人满足到了极点,两俩互相亲吻着,交换品嚐着她们口中习楷的阳精。屋里弥漫着交媾留下的特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