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武侠]魔王城中的女僕

时间: 2020-02-02 发布: 烟雨楼在线

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蕾雅的一天很忙碌

早上六点开始,她就要起床,把自己打扫干凈,换上那套黑白色相间的女僕长裙,系上白色的蕾丝领结,并且带上黑色的头带。

接下来的一整天,她都需要听从索菲亚夫人的吩咐,管理好自己所需要打扫的区域,将三条走道,十二个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

有的时候,蕾雅真的很奇怪。因为这里很大,实在是太大了。

相对来说,在这里居住的人却非常非常的少,许多房间一年到头都是空着的。但即便如此,她还是需要每天都来清扫一遍,让这座城堡的每一个地方都能够做好随时随地迎接各种客人的準备。

“蕾雅!你又在发什幺呆!”

“是……是!对不起!索菲亚夫人!”

蕾雅慌慌张张地站直身体,和其他的女僕并排站立。

不过,她还是有些抱怨。毕竟每天的活实在是太多了,她又和其他的女僕不一样,根本就做不了那幺多事情啊。

是的,她和其他的女僕不一样。

完完全全地,彻头彻尾地不一样。

她很普通。

从任何方面来看,都是一个十六岁的普通女孩。长得虽然不是漂亮到极点,但也十分的清秀,留着一头披肩短髮,身高也是普普通通的一米六不到一点。

要说身材嘛……恐怕,她也只有对自己的腿比较有自信一点吧。

但,和她站在一列的其他女僕们,却是……

“今天,凯伦帝国的国王会来前来拜访陛下。所以我们女僕队需要将整个城堡从上到下全都打扫的一尘不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如果到时候让我发现你们在陛下的议事大厅中留下了你们指骨之类的小东西,别怪我把你们全都碾成骨渣,送进焚化炉里面烧成灰!听到了没有!”

“是的!索菲亚夫人!”

女僕们,全都齐声应答。

没有错,骨头。

作为女僕长的索菲亚夫人,是一具骸骨。她那早已经没有了肌肉,只剩下两个大大的空洞的眼睛里面闪烁着蓝色的光芒。不仅仅是她,和蕾雅站在一起的所有女僕,全都是一幅幅的骷髅骨架。换句话说……

蕾雅,是这些女僕之中,唯一的活人。
——————————————————————————

这是魔王的城堡,传说中,让整个大陆都闻风丧胆,生人勿进,在上次战争中屠杀了几百万人的魔王所居住的城市。

蕾雅来到这里完全是一个偶然。她的父亲是一个商人,每天都骑着骆驼,跟着商队横穿沙漠,前往沙漠的另外一头经商。

在蕾雅十岁的时候,她再次跟着她的父亲,骑着骆驼準备横穿沙漠,但没想到却遇上了流浪在沙漠中的劫匪。

她的父亲被杀,就在小蕾雅以为自己也在劫难逃的时候,一支骑兵队经过,从那些劫匪手中救下了她。

她永远都会记得那队骑兵队。

就和索菲亚女僕长一样,那是一支骑着骸骨战马,身上披着重甲的骷髅骑士队伍。

这支骷髅骑士队伍带着她来到了这座城堡,带着她走过长长的阶梯,来到一个非常宽广的大厅里面。在那大厅的尽头,似乎有着一张王座,上面坐着一个人。但是大厅里面黑漆漆的,什幺都看不清。

蕾雅也不知那名骷髅骑士和那位魔王中间经过了怎样的交流,反正她最后变成了一名女僕,留在城里,作为服侍魔王的其中一员,可能,也是唯一一个活人女僕吧。
——————————————————————————

“嘿咻,嘿咻~~~”

推着清扫车,蕾雅快步地朝着自己所要打扫的房间走去。

虽然说女僕的工作很繁重,但是说实话,这六年来她也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的确,这里和一般传说中的魔王城堡一样!到处都是怪物,到处都是骇人的恐怖角色。

但是呢~~~

“啊,西弗将军,早安。”

“哦!蕾雅啊,早安啊。你要去打扫房间了吗?真是够幸苦的。索菲亚也真的是够神经质的呢~~~”

前面走过来的,是一只满嘴利牙,长着八只眼睛,双手双脚上全都是利爪的宛如熊一般可怕的将军。

不过,虽然魔王城中到处都是怪物走来走去,但这些怪物似乎对于杀掉这个普通的人类女僕并没有多大兴趣。其中有些怪物对蕾雅直接无视,也有些怪物,比如眼前这位西弗将军,则是像个邻居大叔一样,可以和这个人类女孩极为普通地交谈。

清扫房间,整理走廊。时不时地,对一些迎面走来的怪物们甜甜一笑,鞠躬行礼。

这就是蕾雅的生活的全部。至少,在她过去的六年里面,这样的生活一直都在反反複複地重複,没有任何变化。

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多久呢?

偶尔间,蕾雅也会望着窗外,看着围绕在这座城堡所建造起来的那座城市。

就如同人类的城市一样,这里只不过是各种各样的魔物在这里生活,居住。在遇到庆典的时候,那边的巨大广场上会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摊位。除了摆摊的摊主都显得一脸的坏蛋样之外,一切都没有什幺区别。

“呼~~~~终于好了。”

敲着肩膀,蕾雅大口地呼气,对上午的工作结束而庆幸。

“蕾雅!”

突然,索菲亚夫人不知什幺时候就从那边的拐角转了过来。

这位夫人虽然早已经变成了骷髅,但是她的举止形态依旧如同一位受过严格训练的合格女僕。她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双手放在胸前走到蕾雅的面前,看着这个女孩,然后……

“上午的工作辛苦了。下午你可以去休息休息,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

虽然这位索菲亚夫人待人很严厉,但是说真的,蕾雅也的确很感谢她照顾自己。毕竟在所有的女僕中只有她是有血有肉的人类,会疲倦会劳累,所以女僕长每天也给她很多时间可以去休息。

“谢谢索菲亚夫人!那我出城去玩一会儿啦!”

蕾雅欢快地挥舞着双臂,转身就要朝着门外跑去。但这一幕显然激怒到了索菲亚夫人,她大喝道:“注意你的仪态!怎幺走路的!要时刻注意你身为魔王殿的女僕,要时刻保持住自己的仪态!”

蕾雅吐了吐舌头,一溜烟,跑出了拐角。

离开城堡,走上街道,蕾雅挎着一个小篮子,一边走,一边闲逛。

围绕着魔王城堡所建造的这座城市不管是多了多久都能够让她有无尽的新鲜感。而四周栽种的树木绿叶,也压根让人看不出来这里竟然是一座沙漠中的城市。

“让开,让开让开!你们这些魔物!”

远处,传来一阵喧嚣的声音。

远远地,就能够看到上百名身披厚重银色铠甲的士兵,簇拥着一辆马车缓缓而来。

每一个士兵的脸上都带着戒备和惊恐的表情。尽管他们的脚步还算整齐划一,但是空中飞过的浮游龙以及两边那些怪物们,应该也让足够让他们的神经始终保持警惕了吧。

“嗨……人类啊……我到底该不该去恳求他们带我离开这里呢?索菲亚夫人好像也没有给我下禁足令……”

蕾雅从篮子里面取出一颗沙果,咬了一口。

刚好,那些人类王国的护卫队已经走到了这里,蕾雅所在的魔物群不由得向着后面挤了一下,她手中的沙果落地,紧接着……

一个人影从她的身边窜过,径直地,就朝着前面的护卫车队沖去!

“啊……你……!”

蕾雅本能地伸出手,抓住了那个人的披风。那人的动作也是随之停顿,回过头,一双明亮的黑色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蕾雅,似乎像是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这是一个有着漆黑头髮,两只眼睛宛如夜空一般乌黑的少年。看年纪,大概也就十六七岁左右的年纪。

他低下头,看着蕾雅拉着他衣角的手后,又再次看着她的脸。

被他这幺盯着,蕾雅脸一红,连忙鬆开手,低下了头,转身就要离开。

“哎,你是凯伦帝国的人吗?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混在那些魔物里面。”

走出两步,来到另一条不算太拥挤的街道,身后传来的声音显得清脆而明亮。

蕾雅不回答,继续低着头往前走。

但是瞬息之间,一阵风就从蕾雅的身边刮过,在她慌慌张张捂住自己的裙子的时候,那个少年却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手里拿着她篮子里的沙果,津津有味地咬了一口。

“好酸啊!这就是你的点心吗?有点难吃呢~~~”

蕾雅鼓起腮帮子,伸出手就去抢:“既然不好吃,那你还给我!”

“哎~谁说过我要还给你啦?”

这个少年的身手十分敏捷,只不过一个转身,就到了蕾雅的身后。而且,他竟然还直接恬不知耻地靠在了蕾雅的背上,十分舒服地躺着。

“喂,女孩。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为什幺会在这座魔王城里出现?你就不怕被这里的魔物们撕碎,成为他们口中的肉屑吗?”

蕾雅被压得气不打一处来!她立刻向前迈出一步,转身,哼哼道:“我为什幺在这里不关你的事。倒是你,在陛下的城市里面竟然那还伪装成人类,累不累啊?”

“伪装成人类?”

这个男孩子稍稍楞了一下,随后,猛地大笑起来。

这样的大笑让蕾雅有些受不了,她红着脸,喃喃道:“你……你笑什幺!我知道你们这些魔物总是看不起我,但你……你可别太嚣张了!”

男孩哈哈一笑,身形一晃,再次出现在了蕾雅的身后。紧接着,他的手直接擡起,在蕾雅的后颈上轻轻一抹。

“我可不是什幺魔物哦,我可是正儿八经的人类。你看,我的皮肤是真的,不是假的。”

脖子被一个陌生男孩子碰到,蕾雅慌张地叫了起来,连忙往前跳了一步。

她转过头,十分气恼地看着这个男孩,再次大声道:“你……你到底是谁啊!啊,我知道了!你是跟着凯伦帝国一起来的人类吧?我告诉你!这里可是陛下的城市,容不得你胡来!我……我可是陛下的女佣!如果你胆敢在我们的城市里面乱来的话,小心你的小……”

一个冰冷的物体,已经抵在了蕾雅的脖子上。

那稍稍嵌入的触感,让这个女孩嘴里的话,瞬间就被压了下去。

“小心?我盗贼白兰特可没有那幺神经大条。想我走南闯北,经过了多少的大风大浪,到手了多少神奇的宝物!我经历的兇险哪怕是写成十本如同你脑袋那幺厚的书都远远不够。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让我‘小心’?”

白兰特嘿嘿冷笑,那双黑色瞳孔中的冷酷和邪恶不像是假的。

看到他这样的模样,蕾雅不由得吞了口口水,不敢做声,只能乖乖地点点头。

看到蕾雅服软,白兰特开心地收回手,将那个冰冷的东西在蕾雅的面前晃了晃,说道:“你还真的被吓住了呀!被一个汤勺给吓住了呀!哈哈哈哈!”

果然,在他手里的是一个汤勺。不过,这似乎并没有让蕾雅的精神恢複多少。她依旧显得害怕极了,整个人都哆哆嗦嗦的。

白兰特嘿嘿笑着,将汤勺放回自己的口袋,随即转身,指着那边的魔王城堡说道:“好了!我现在征服了魔王城中的女僕,接下来就要征服魔王城了!这里面究竟有多少好玩的东西等着我去发掘呢?我实在是……”

碰——!

一声响,直接从白兰特的胯下传来。

蕾雅的这一脚直接让这个不可一世的盗贼面孔扭曲,两只手捂着自己的蛋蛋,嗷嗷叫着,一点一点地,趴在了地上。

“可恶!你真当我是那种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吗!我可是打从七岁时起就跟着我爸爸横穿沙漠了!”

蕾雅撩起袖子,气呼呼地指着地上不断哼哼的白兰特,继续大声道——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一个多幺强大的盗贼,但是这里可是陛下的城市,可不是你能够撒野的地方!另外,可别小看女僕!我每天都要负责搬运好几箱的床单和被套,力气可是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

说着,蕾雅一把拽起这个男孩的后衣领,拖着就走,边走边道——

“真是的,那幺麻烦。干脆交给警备队处理算了。”

蕾雅正打算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贼拖去交给城市警备队,省得这些人类在陛下的城市里面到处捣乱。

可她只不过刚刚拖了几步,手上的重量剎那间变轻!等她回头时,白兰特已经消失。而一只手却是直接伸进了她的腋下,咯吱了一下。

“呀啊~~~~!”

蕾雅的脸上布满了红晕,连忙转过身。只见那个小毛贼此刻正在远处的一座屋顶上嘿嘿笑着。看到蕾雅之后,他直接板起了鬼脸,拍拍屁股,一溜烟地跳下房子,消失不见了。

“真是的,凯伦帝国的人也并不怎幺好嘛。”

蕾雅气呼呼地跺了跺脚,显得有些无奈。

虽然她觉得自己的力气应该比普通的女孩子要大一些吧,但如果真的要像那个盗贼一样上窜下跳,那还是有些吃力的。

收拾好自己的沙果,消磨了小半天的蕾雅直接休息够了,朝着魔王城走去,预备晚上的工作。

凯伦帝国等人走的是魔王城的正门,但是像蕾雅这样的女僕当然不可能没事就正大光明地从正门进出啦。更何况那些骷髅卫士们也不会那幺大方地看着她随意进出。

绕过正门,来到一旁的边门。她和几名正在庭院中扫地的骷髅女僕打了个招呼之后,进入城堡。

然后,她的嘴就被什幺人用手帕捂住,直接一拖,给拖入走廊中的阴影中去了。

“呜!呜呜呜!!!”

突然而来的失控让蕾雅忍不住惊慌起来!她不断地用手去打身后那个人的身体,想要挣脱!但不管她怎幺打,身后的那个人似乎都像是铁打的一样,动都不动。

“嘘,不要说话,冷静点听我说。”

这个声音……?!不正是刚才那个盗贼的吗?!

听到这个声音,蕾雅更加用力地挣扎起来!在其身后的白兰特眼看就要克制不住她,咬了咬牙,直接从自己的口袋里面取出一团粉末,顺势压在了蕾雅的肚子上。

(你这个家伙!竟然摸我的肚子?!你……你竟然随随便便地摸女孩子的肚子!!!)

白兰特鬆开手,一脸坏笑地站在旁边,看着蕾雅。而蕾雅则是急忙后退了两步,一脸警惕地看着他,大声说道——

“……………………”

(咦?)

蕾雅捂着自己的嘴,再次想要发出声音……

(咦?我的……我的声音?我怎幺发不出声音来了?!)

白兰特看着不断捂着喉咙,神色慌张的蕾雅,十分得意地笑道:“别逞强啦,那些可是禁语术的魔法粉末,除非施展破解咒文,不然你不可能说话的啦。”

蕾雅猛地擡起头,怒目注视着这个盗贼,万分警惕地再次退后了两步。

白兰特的视线下移,看到了蕾雅的脚。之后,他也是向后退了两步,说道——

“首先,我们都是‘人类’。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幺被劫持到这座城堡内的,不过你别担心,我会救你出去的,帮助你摆脱这些魔物的囚禁。”

(谁要你解救啊!你这个盗贼!我要告诉索菲亚夫人!我要告诉……我要告诉大家,这里有个人类混进来了!)

想到这里,蕾雅连忙转身就想跑,但她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脚步竟然无法迈开大步子跑步,而只能和平常一样,缓缓行走?!

“啊,忘了告诉你了。那些粉末中我还加入了一些‘迟延粉’。你是跑不快的。与其想要跑……”

白兰特直接伸出手,一把搂住了蕾雅的肩膀,笑道:“还不如陪我去见见这座城堡的最高统治者——魔王陛下吧。他今天要和凯伦帝国的人谈判,对吧?我们也去参加这次的谈判吧。”

(这个疯子,竟然想要见陛下?他是不要命了吗?!)

蕾雅的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白兰特见了,眼珠一转,嘴角露出一抹邪笑,说道:“看你这表情,你是见过陛下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啊?”

在城堡中呆了那幺多年,蕾雅其实也就只有在刚刚来这里时见过一次这里的统治者。既便是如此,那位魔王陛下也是浑身都笼罩在黑暗之中,看不清面貌。

不过,既然是魔王,想必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家伙吧?说不定就是青面獠牙,有着八只手臂,五个脑袋,浑身上下都是嘴,嘴里面都是恐怖的牙齿的怪物吧。

但面对白兰特的这个问题,蕾雅却是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白兰特会意,伸手点了点她的喉咙,说道:“你现在只能发出很小很小的声音。想要大声叫是不可能的了。那幺,魔王长什幺样?”

“魔王,是个非常亲切,非常可敬的人呢。”

蕾雅微笑着说道——

“他待人很友善,人也长得很温和,每次看到他,都像是看到了春风一样,让人心醉一般地温暖。总而言之,是一个非常友善,非常友好的人呢。”

“真的?”

白兰特皱起了眉头,那张还算帅气的脸庞上浮现出不敢相信的色彩——

“难道不是又专制又可怕,又固执到底,恐怖的让人想要立刻逃跑的老头子吗?”

(你这是什幺想象啊?算了,反正和你多说说这位“可敬可爱”的魔王陛下吧!最好把你说的没有戒心,然后直接跑过去和陛下拉关系,最后被陛下直接杀掉算了。)

当下,蕾雅继续面露微笑:“当然啦,陛下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呢。你亲眼见了就知道了。”

(快点去见陛下吧!然后快点被杀掉吧!哇哈哈哈哈哈!……咦?我怎幺会变得那幺恶毒的?难道在魔王城呆久了,我也变得狠毒了?………………算了,快点被杀吧!哇哈哈哈哈!!!)

白兰特一脸的困惑,他上上下下地看着蕾雅,显得十分的不解。蕾雅则是继续用那副人畜无害的表情看着他,始终保持着那种女僕优雅的微笑。

对视良久之后,白兰特终于还是皱了皱眉头,说道:“好吧, 不管怎幺说,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再说吧。现在,隐形粉!”

说完,他从怀里取出另一包粉末朝着蕾雅一吹,再往自己的身上抹了抹。

之后,在蕾雅的眼前,这个盗贼竟然渐渐消失,完全看不见了!

(人不见了?我溜!)

蕾雅刚刚迈开脚步,自己的肩膀却是再次被人猛地抓住!同时,空气中传来一个声音——

“别想着跑,我们只不过是隐形了而已。走吧!我们去魔王陛下的议事大厅,看看这场谈判怎幺样了吧!”

说完,一股力量推着蕾雅,带着她,直接就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了。

这座魔王城是蕾雅生活了六年的地方,虽然不能说每个地方都十分熟悉,但至少也算是清楚。

议事大厅她也知道,平时陛下没有议事的时候,她也去打扫过。

此刻,在腰上一把匕首顶着的时候,她只能紧咬着牙关前往议事大厅。同时也希望路上有人能够察觉到这一点。

但……

为什幺啊?!

为什幺这个小盗贼手中的那什幺隐身粉看起来那幺有效啊?!

一路上,她和许多的骷髅女僕擦肩而过,甚至和一些魔物并肩前行。但是他们却完全像是没看到他们一样,径直走开。其中有些最多也就是稍稍停留一下,似乎觉得那里有些奇怪。但最终也还是一言不发地离开。

眼看,前面议事大厅已经近在眼前了,蕾雅真的很想问问这个盗贼,他的隐身粉究竟是在哪里买的,竟然能够瞒过这座城内那幺多高阶魔物的双眼?

议事大厅的门是开着的,就在蕾雅踏入大门,想要挣脱并且朝着附近的几名骷髅士兵沖过去的时候……

“怪物!我问你,你是不是坚决不肯从我的领地上离开?!”

一声咆哮,直接从议事大厅的中央传来。

蕾雅转头看,只见一名身穿银色铠甲,佩戴重剑,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此刻正在对着王座方向大声咆哮。

而在那由无数的人类骸骨堆积起来的王座之上,一个浑身上下都笼罩在黑暗之中的人影,正十分悠闲地坐在上面。在那黑暗之中,一只透露着血红颜色的右眼,正紧紧地凝视着下面的这位凯伦帝国国王。

“你忘了我们之间的同盟了吗?我向你贡献资金,同时暗地里向你们魔城臣服,你就帮我消灭一直都在攻击我国的幻雪帝国!然后幻雪帝国的国土和人民就全都归我了!可你现在霸占着幻雪帝国的都城,究竟是打算做什幺?!”

黑暗之中,那猩红色的瞳孔略微擡起。与此同时,蕾雅早上遇到的西弗将军则是从议事大厅的暗中走出,站在了王座的侧下方,对着凯伦国王说道——

“人族王,我们陛下在协助你攻击幻雪帝国之时,无意中得知了一件事。幻雪帝国的公主弗蕾亚美貌艳绝天下,两年前,您向这位公主提出婚约邀请,但那位公主却直接拒绝了您。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你们凯伦帝国和幻雪帝国的关系突然间就开始交恶,你仗着自身的国力雄厚,希望用强。但幻雪帝国却借助一些奇特的魔法才能够始终和你分庭抗礼。”

“你因为无法对付这些魔法,所以才来恳求陛下帮助,帮你攻破幻雪帝国的都城。但是,你真正的目的真的是为了这个国家吗?还是说,只是为了那位美艳冠绝整个大陆的公主?”

凯伦国王嘴角抽搐了一下,一挥手,大声道:“是不是为了那个女人又怎幺样?我们之间的同盟呢?这和我们之间的约定有什幺关系?!”

“当然有关。”

西弗将军神情严肃地说道——

“为领土,为劳动力,哪怕是为了征服欲望,我们陛下都觉得帮助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如果是为了一个女人就发动了这场战争的话,我的陛下觉得这种理由实在是很太过无趣,实在是太过幼稚。更何况,那位公主也亲口对陛下说过,哪怕去死,也不愿意落入你的手中,成为你一千多名情妇中的一个。”

凯伦国王咬着牙,哼道:“换句话说,魔王陛下是独占了那位公主吗?”

西弗将军冷哼一声:“请你的言辞放尊重一点,陛下对人类的女性没有兴趣。幻雪公主依旧在其都城中生活,你可以接管你攻打下来的所有幻雪帝国国土。但如果想要获得其都城,接近那位公主,凭你,还没这个本事。”

“哼!我早知道你不肯!不过你放心,我也有办法对付你!”

说罢,凯伦国王直接拔出自己的佩剑,直接将其指着王座之上的黑影!黑影中那片猩红色右眼稍稍一闪,随即,血红色的光芒,更甚了。

“魔王!这把剑是我特地拜托大陆上最有名的十名铸剑师一起铸造,然后再由上百名法师一起进行附魔后炼制而成的!这把剑拥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切开你带来的黑暗!其神圣的光芒可以在剎那间清扫方圆百公里之内的所有邪恶,却对人类无效!”

此言一出,四周的骷髅士兵和许多魔物们纷纷从墻角冲了出来,直接包围住了凯伦国王和其随从!

不过对此,凯伦国王却是毫无畏惧地说道——

“怎幺?怕了吗?我告诉你!魔王,如果你识相的话,就立下‘鲜血誓约’,发誓永远不进攻我的凯伦帝国,同时将幻雪帝国的所有城市和那位美丽的公主交给我!否则,我就在这里彻底消灭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暗中的蕾雅捂着嘴,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对此,王座之上的那个人影,此刻,却是终于站了起来。随后,一个深沈而又略带些许沙哑的声音,从那黑影中传来——

“你,在威胁我。”

这是六年来,蕾雅第一次听到魔王的声音。在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一股阴寒刺骨的冰冷感觉直接刺入她的肌肤!
而在她的旁边,她能够感受到,白兰特好像也是随之颤抖了一下。

凯伦国王吞了口口水,继续仗着手中那把圣光剑,大声道:“没错!我就是威胁你!那个公主当年竟然敢拒绝我?竟然敢拒绝身为天下三大帝国之首的凯伦帝国的国王的我!打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发誓,我一定要把那个女人按在我的床上,然后尽情地玷汙她那被全大陆人都垂涎的美貌!”

“但是,你竟然自作主张地冲了出来?以我最强大陆凯伦帝国敬你为名义上之主还不满意,竟然还想要忤逆我?!”

“别以为你们魔国有多幺了不起,你们只不过是仗着一些奇怪的魔法作威作福而已!近百年来你们一次都没有向外扩张过就是你们没有多少实力的证明!”

“所以,我现在给你选择!要不,我们重新修订和平协议。要不,你们就都给我死在这里!!!”

阴影中的白兰特皱起了眉毛,一声不吭。可当他想要拉旁边的蕾雅的时候,却赫然发现,蕾雅竟然已经不在原位了?

“(轻声)蕾雅?蕾雅!”

宽广的议事大厅内,哪里还有蕾雅的影子?这可是让白兰特慌了手脚。可是不经意间,他突然发现一些骷髅士兵的身体突然晃动,他心念一动,连忙追了上去!

蕾雅,蹑手蹑脚地在骷髅士兵中走着。

对于人类,她没有什幺恶感。

但是对于这个自称国王的人如此看待另外一名公主,她的心里却是不由自主地扬起了怒火。

因为拒绝你,所以你就灭了别人的国家?

因为拒绝你,所以你就算是用强的也一定要把别人弄到手?

这是什幺逻辑!

蕾雅捏着自己的裙子,凭借着隐身粉的作用,一点,一点地靠近那边的凯伦国王。

既然那把剑只会对魔族起作用,对人类无害,那幺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她,难道不是解决这个混蛋最好的一颗棋子吗?

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在这个人类咆哮的同时,绕到了他的侧面。然后,看準他拿剑的手,猛地……张口咬下!

“哇啊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凯伦国王一下子鬆了手!看到圣光剑离手,他本能地挥拳!这一拳重重地轰在了蕾雅的右脸上,抓着剑的她整个人都打飞了出去!

“蕾雅!”

白兰特一声大叫,身上的隐身粉随即消失,直接从阴影中沖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半空中的蕾雅,焦急地看着这个女僕:“你这个笨蛋女僕!你忘了我也是人类了吗?!”

蕾雅的右脸肿胀,但她的双手却是死死地捏着那把圣光剑的剑刃。

还不等她回答,凯伦国王已经发现现在发生了什幺,连忙冲上来,拔出另一侧的佩剑,朝着蕾雅刺去!

“可恶!你不準碰她!”

白兰特猛地抽出自己腰带上的两把短剑,直接挡在蕾雅面前,挡下了这一剑!紧接着,他直接擡起脚,重重地踹向凯伦国王的胸口!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凯伦国王的胸口穿着重甲,这一脚几乎不痛不痒!当下,凯伦国王直接一手绊倒了白兰特,擡起剑,再次刺向紧抱着圣光剑的蕾雅!

这一剎那,蕾雅的瞳孔,放大了。

因为在那剑即将刺入之前,白兰特的身体,却是挡住了她的视线。

剑,从蕾雅的视线中消失了。

但这消失的代价,可能就是……

“你……?”

寂静之中,一切,都像是慢动作一般。

白兰特看着蕾雅,蕾雅也看着白兰特。两个人的视线相对。只不过,衬托着蕾雅那惊慌眼神的,却是白兰特嘴角上,那一抹似乎对一切
都不在乎的微笑……

嚓!

剑,刺入的声音响起。

接下来四周发生了什幺, 蕾雅已经记不得了。

似乎那刺出一剑的凯伦国王已经被骷髅士兵和魔物们包围,似乎四周传来那一连串的喧嚣声。

但是,在她的视线里……

这个盗贼……

这个替他挡了这一剑的盗贼,现在却是软软地躺在了她的身上。她抱着他,缩回手……掌心中,已经成了一片鲜红……

“白兰特?白兰特!喂,你别和我乱开玩笑啊,白兰特!”

抱着这个盗贼男孩,蕾雅慌了。

她不断地叫喊,不断地呼唤,希望能够将这个男孩的眼睛叫的睁开!

虽然只不过是相遇只有一天,交情也不算多深,但是他替自己挡那一剑时,那一抹微笑,却是不由的,让蕾雅的心,很痛……很痛……

“白兰特……!你……你不要死啊!喂!喂!你……你还没见过陛下呢!你不是要偷窃世界上的所有珍宝吗?你怎幺能够这幺容易就死呢?喂!”

呼唤,交织着泪水。

脑海中,始终徘徊着他最后的那一抹微笑。

蕾雅抱着他,看着那红色的液体不断地流淌,哭泣的声音,此刻,已经带上了哽咽……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或许是很久很久……

一个巨大的黑影缓缓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擡起头时。那黑暗中的那只猩红色的右眼,此刻却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陛下……?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