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流连于风月场所

发布: 2020-02-02 编辑: 烟雨楼在线

头条: 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臣习楷在IT部门。认识很多不同阶层的朋友,这些朋友当中亦有不少是IT内部人士,例如王曼玲小姐便是臣习楷其中一个好朋友,因公事认识,后来成爲异性朋友,主要是大家性趣相近,同样喜欢公余时流连于风月场所

王曼玲清秀的面庞配上苗条的身段,三围玲珑浮突,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简直是上帝的杰作。有这样的女朋友经常陪臣习楷去寻芳猎豔。

玲自大方爽朗,据她说以前和臣习楷是同校不同级的同学,臣习楷比她高几级,大家都在读书。毕业后返回本地工作.一日晚上臣习楷和玲平吃完饭当臣习楷开车送她到其所住的银行大厦门口,她像往常一样开口邀请臣习楷上她办公室坐一坐。

这正是求之不得的事。臣习楷随上楼,她所住的单位不算大,阿玲开后门让臣习楷进入银行内一间属于她自己的休息室屋内布置简简单单,很清雅。她倒了一杯茶给臣习楷,便入里面房间,再出来时已换过了衣服,身上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袍,内里的奶罩三角裤隐若可见,看得臣习楷坪然心动。臣习楷即时警告自己,不要存有歪念,因爲臣习楷和阿玲是异性朋友,臣习楷怎可能对她打坏主意。

阿玲坐在臣习楷对面和臣习楷聊天,她用生硬的广东话问臣习楷,现在她的广东话说得如何,臣习楷大赞说得很好,引得她呵呵笑,有如花枝乱坠,臣习楷又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她今晚喝了一点酒,两颊泛红,更是迷人,臣习楷再待下去,恐怕难以把持,惟有起身準备告辞。阿玲这时即走过来,要臣习楷多坐一回,教她多说几句广东话。她的纤纤玉手触及臣习楷的手,在近距离下,从她的身体传来阵阵芳香。

臣习楷偷偷从高处向下望,在她那件低胸睡袍看入去,见得到里面一条深深的乳沟,她那性感的奶罩,承托着饱满的肉球,大约有三分之二裸露出来。

任何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之下都会産生正常的生理反应,臣习楷亦不例外,感到下体蠢蠢欲动。阿玲已经坐在臣习楷旁边,她一手拉臣习楷坐下,对着臣习楷说话,至于她说了些甚幺臣习楷已听不清楚,因此刻臣习楷已飘飘然,幻想着与她亲热。

她似乎也察觉臣习楷有点“不正常”,问臣习楷是不是不舒服,臣习楷乘机说肩膊有点酸痛,问她可不可以替臣习楷按摩几下。

想不到说她竟然叫臣习楷脱掉外衣,替臣习楷按摩。臣习楷快快脱下外衣,坐在梳化,曼玲走过去臣习楷后面,开始用双手拿捏臣习楷的肩膊。她果然做得似模似样,臣习楷的肩膊虽然不是真的酸痛,但被她捏得很舒服。

臣习楷闭目费神,享受曼玲替臣习楷按摩,捏完了肩膊,她又说,要不要做一个全身按摩,可以消除疲劳。臣习楷想除了白癡会说不之外,简直没有理由说不好。或许淫蕩的女人习惯服侍男人,所以这样做不当一回事。

曼玲叫臣习楷脱去身上的衣服,穿内裤便可以。臣习楷心想,莫非她有意挑逗臣习楷,故意给臣习楷机会。但回心一想,又或者她真的是帮臣习楷按摩,别无其他,不过是臣习楷心邪而已。

总之甚幺都好,反正臣习楷绝不会吃亏的,于是脱去身上的衣物,剩一条底裤,曼玲叫臣习楷俯伏躺在梳化上。

幸好是这样躺着,假如叫臣习楷仰天而躺,臣习楷的小兄弟可能受不住刺激而弹起,那时丑态毕露,如何收科。她在臣习楷背部开始推拿,看样子她真的学过按摩,不似乱来。跟着她捏弄臣习楷双手,臣习楷的骨节被她捏得格格作响。

由于臣习楷背着她,看不到她的身形,视觉没受到刺激,杂念渐渐消除,小兄弟也乖乖地,没再起头。大概弄了几分锺,曼玲叫臣习楷反转身,臣习楷照她所说去做。

臣习楷又看到她魔鬼的身材,她俯着身,双手推拿臣习楷的胸口,她那对胀满的大肉球在臣习楷眼前摇幌,像要沖破奶罩的束缚弹出来似的,由于她不停摇动身体,産生了热量,阵阵香气扑来,臣习楷实在忍不住了,下体有强烈反应,小兄弟不禁向上昂起。曼玲那对诱惑的肉球,距离臣习楷的眼睛不够一尺,悬垂的肉球大半边露了出来,臣习楷可以完全看清楚她那条深深的乳沟。

臣习楷终于忍无可忍,伸出双手搂住曼玲的腰把曼玲拉下,强行同她索吻。她略作挣扎,便投入臣习楷的怀抱,臣习楷将舌头伸入她的嘴巴,和她的舌头接触,曼玲闭起双眼不敢望臣习楷。

她那对大奶这时已压着臣习楷的胸膛,与臣习楷紧紧贴着。太美妙了,充满弹性的大奶,烫贴臣习楷的胸膛,随着她的一起一伏,像替臣习楷按摩。曼玲整个人躺在臣习楷上面,她柔若无骨的肉体,压着臣习楷的身体,令臣习楷像吃了人果,全身毛孔都张开了。

臣习楷卸去她的睡袍,再挑开她那个浅粉红色的奶罩,一对坚挺的乳房弹出来,足有三十六寸。她一对大奶压着臣习楷的头,让臣习楷埋在她的乳沟,臣习楷伸出舌头去舔,沿着她的乳沟向上舔,直至她的奶头。把她的奶头含住,臣习楷用力猛吮,曼玲全身颤抖,发出呻吟声。

桃子的奶头被臣习楷舔得发硬发胀,臣习楷又用手去搓她另一粒奶头。曼玲的大奶又白又滑,臣习楷越搓越起劲,她强烈扭动腰肢,叫得越来越大声。臣习楷探手落她两腿之间的地方,她的桃源洞已经泛滥。

那条彩棉色薄薄的三角底裤,被淫水浸得湿透。臣习楷将她的底裤卷成一条橡筋绳一样,她浓密的黑三角呈现在臣习楷眼前,曼玲的阴毛不是很多,但大幅的阴毛覆盖着她的迷人洞。臣习楷需要拨开湿淋淋的阴毛,才能寻找到洞口。

这时臣习楷已换了一个姿势,和曼玲玩六九性花式。曼玲拿着臣习楷的阳具把玩,然后放入口中,含着臣习楷的阳具舔吮。她的小嘴含着臣习楷的阳具一吞一吐,她的舌头撩弄臣习楷阳具顶端的裂缝,令臣习楷麻麻痒痒,有喷射的沖动。臣习楷亦不示弱,将头凑近她的阴户,伸长舌头去撩她的迷人洞,用舌头触及她的敏感点,使得她淫水又再汹涌而出来。

臣习楷的舌头特长,可以深入曼玲的窄洞,她流出来的淫水,弄到臣习楷一脸都是。她的阴户有一种特殊的气息,但那是一股令人兴奋的味道,一点儿也不会令臣习楷讨厌。曼玲吞了臣习楷大半截的阳具,已顶到她的喉咙。再让她含下去,臣习楷怕第一炮会在她口腔内发射。

于是臣习楷将阳具从她口中抽出来,叫她俯伏在梳化上,翘高臀部,让臣习楷从后面进入。曼玲乖乖像一条狗似的趴在梳化,臣习楷对準她微微张开的阴唇,把粗壮的肉棒缓缓塞入去。


她的阴道极爲紧窄,夹得臣习楷好舒服,臣习楷全根尽没在她洞内。双手捧着她一对大奶,非常有满足感,她的淫水随着臣习楷一出一入抽插猛流出来。每一下挺入,臣习楷都直抵她的子宫颈,乐得她大声呼叫。臣习楷沖锋陷阵抽插了七、八十下,曼玲便有了高潮。

她脸颊潮红全身抽搐,两手乱抓,“啊”的一声。臣习楷仍意犹未尽,把她的大乳房攥在手里,继续埋头苦干,多推送了几十下,见她如癡如醉,已得满足,才毫无保留喷射。

但这时臣习楷仍醒起她并不是臣习楷的妻室,于是抽出阳具,将白浆在她身上。曼玲的熊熊欲火来得快去得快,臣习楷还未尽全力她已得到高潮,不过原来好戏在后头,她享受了第一次高潮是热身,她回气后,到浴室沖了沖身体,赤身裸体地走出来又再挑逗臣习楷,她还告诉臣习楷可以在她体内,甚至在她嘴里射精。

面对如此俏玲而且知情识趣的佳人,臣习楷愿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拼了命也一定要令她绝对满意爲止。不过男女生理机能始终有别,她很快恢複战斗力,而臣习楷的小兄弟仍处于半软半硬的状态,需要催谷。

曼玲立刻帮臣习楷忙,她握着臣习楷的阳具,两手像钻木取火,不断磨擦。她掌心的热力传入臣习楷的阳具,令臣习楷开始有反应。阳具由垂直线的角度渐渐向上攀升,最后成朝天状,硬度亦有八、九成水準,曼玲叫臣习楷分开两腿,骑在她身上,然后将她两个竹笋乳房承着臣习楷的阳具。

臣习楷的阳具贴着她的乳沟,仿似热狗的香肠夹在面包里。她来这招双奶夹棍,假如一对奶不够大的话,被夹者也不觉太过瘾。但曼玲那对大奶足可以包裹臣习楷的阳具,肉棒被她的肉球夹住,由于乳沟不像阴道有蜜汁分泌来润滑肉棒,帮助推送,所以被夹的阳具推送会较吃力。


臣习楷叫曼玲替臣习楷的阳具加点润滑液,她亦懂得臣习楷的意思,张开口伸出舌头,舔臣习楷的阳具。她由阳具的根部舔上去,将臣习楷的阳具弄到湿淋淋,唾液沿着顶端往下流至根部两粒小卵。臣习楷再将阳具放回曼玲的乳沟,她双手将两个肉球往中间一推,把臣习楷湿淋淋的阳具夹住,臣习楷可以自如推送了。

阳具被曼玲一对肉球越夹越硬,差不多有十成状态,臣习楷擡高曼玲得双腿,将力平的两腿分叉放在臣习楷肩膊,拨开她浓密的阴毛,对準她微张开的阴唇,一挺入洞。

曼玲呵一声发出欢呼,她又再度得到充实。一插到底的阳具抵着她的子宫,她肉紧得握着拳头,呜呜地呻叫,臣习楷大力沖击十几下,曼玲的头摆来摆去,嘴巴张得大大,可能她以爲越嘴巴张得越大,她下面的口也同时张得大,可尽情容纳臣习楷的肉棒她拼命挺高臀部迎和臣习楷的沖击,她的淫水猛流,减低了磨擦力,臣习楷插得更起劲。

这次臣习楷抽插了百多下,她还未到高潮,臣习楷亦要忍忍忍,不能在她还未到终点便爆浆,否则便很丢脸。臣习楷改变抽插的角度,要她弯腰挺突洞口,让臣习楷插得更深入。每插一下,曼玲都呵呵大叫,抽插多二、三十下,曼玲已如癡如醉,像陷入疯狂状态,向臣习楷求饶。

但臣习楷并不听她,继续狂抽猛插。曼玲全身抽擂,面上五官缩在一起,像非常痛苦的表情,阴道内天崩地裂似的将臣习楷的阳具猛力一夹,泄出阴精,昏倒过去。这时臣习楷亦差不多了,但臣习楷不愿意在她毫无知觉的状态下射精,于是推送多数十下,把她玩得死去活来,才在她体内射精,强劲的精液爆发出,喷向她的子宫。在销魂的一刻,曼玲雪白的四肢像八爪鱼似的,把臣习楷紧紧缠住。

曼玲确实不简单,连番获得高潮,仍要臣习楷添食。结果臣习楷舍命陪美女,又多战一个回合,总共干了三次,曼玲才肯放臣习楷走。在第三次,臣习楷的表现特别持久,臣习楷把曼玲玩得高潮叠起,仍然一柱擎天。臣习楷打趣地说她今次惹祸了,搞得她欲罢臣习楷不休,看她如何收场。

想不到曼玲却不慌不忙,把臣习楷的阳具衔入她的樱桃小口里,一抡嘴攻,就弄得臣习楷败在她的唇枪舌剑之下,精液灌了她一嘴。想象不到曼玲的性欲竟然这幺强,不知臣习楷以后能否应付得来了。和曼玲偷情,总觉对不起她,毕竟臣习楷和她还是朋友,但无论如何,臣习楷还是理亏的一方,如臣习楷继续和她见面,臣习楷知道难控制自己,一再与她上床。爲免一错再错,惟有避开她。

她说是否怕别人知道那件事,臣习楷坦然直认。岂料曼玲说了一句令臣习楷吓了一跳的话。她微微笑着对臣习楷说,不怕老公知道。她老公知道臣习楷和曼玲上床,爲甚幺他竟若无其事。臣习楷实在摸不着头脑,到底发生甚幺事?曼玲似乎亦看出臣习楷的迷惑。她向臣习楷解释原因,臣习楷才恍然大悟,难怪她老公不怪责臣习楷。原来老公和曼玲的思想开放到臣习楷始料不及。

曼玲性欲急强,那一晚和她交手臣习楷已经领略到。而老公最近因爲身体有点毛病,暂时未能满足曼玲的需求,他不想曼玲每晚受欲火的煎熬,夜夜难眠,让她找其他男人他又不太放心,怕有其他麻烦。臣习楷是他信得过的朋友,遂成爲他的替身,去满足曼玲的需要。

曼玲说出来,臣习楷才想起难怪近期她老公少与臣习楷一起去寻芳猎豔。原来另有苦衷,至此真相大白.不过回心一想,这也没所谓呀!正是一家便宜两家着,大家都没吃亏。曼玲不再付钱找男妓,臣习楷又不用花钱去玩女人。既然老公授意曼玲可和臣习楷上床,以后臣习楷亦毋须偷偷摸摸,名正言顺地和她打友谊波,又可帮老友,真是一举两得。

这一晚,臣习楷又约曼玲上她办公室,準备和她大战三数回合。她準时到来,她竟和老公一起来,臣习楷爲之一楞。臣习楷暗想,莫非她老公已经恢複战斗力,不用臣习楷这个替工,所以特别和曼玲上来多谢臣习楷,臣习楷入到房,看曼玲已躺在床上,她上身剩下浅黄色厘士边奶罩,赤着一双珠圆玉润的藕臂和两只纤纤玉手。下身仅余浅黄色的迷你三角底裤,亮着两条洁白晶莹的嫩腿及一对玲珑肉脚,她一见到臣习楷就招手叫臣习楷走过去。


看到曼玲的媚态,真是未曾真已销魂,臣习楷扑上去,先和她来一个火辣辣的热吻,她的舌头像一条小蛇,钻入臣习楷的口腔,和臣习楷的舌头相互交缠,把唾液送向对方的口中。臣习楷还未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曼玲已先发制人,解开臣习楷的长裤,伸手插入臣习楷的内裤,寻找她想要的东西。她握着臣习楷的阳具套动,臣习楷的小兄弟很快昂首吐舌,跃跃欲试。这时她老公走入房中,见到臣习楷和曼玲在爱抚热身,他作壁上观,

视频直播在线